贝壳清蒸

疯狂沉迷BS中
♡爸爸/杰琪/玄祐/埃索/酒妹/all黑皮♡
A团饭
嗑最冷的cp 熬最晚的夜

14M-RFT07

脚下的红毯,周围的相机声,闪光灯亮的晃眼。珍妮取下墨镜,做了个简单的深呼吸后将身上的皮草故意拉低,迈出她练习过千万次的那一步。

只不过这一次,受万众瞩目的人真的是她,无数的镜头渴望捕捉的身影也真的是她,明天铺天盖地的新闻通稿里写的也真的是她。

微笑着从容向镜头招手,脑袋里其实是一片空白,手里汗湿了一片。

这些情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在梦里,她无数次迈过的这条红毯如今被她真实的踏在了脚下,那些真诚的、虚假的祝福和一手握不稳的奖杯在颁奖台的打光下泛着鬼魅又神圣的金色光泽。

扶住话筒,和脸上高傲的笑容不同,这双魅惑众生的眼眸里流下的眼泪里是她最纯粹的渴望。

闭眼又睁眼,

——————————————————


“珍妮,不要哭了。”

醒来有些痴愣的珍妮看着同床的这张油腻的脸。

“下一次我的电影,一定会让你演女主角。”

见他搂住自己,珍妮并不躲闪,任由着让她无比恶心的手掌揉搓着脸上的泪水,

伸出手主动搂住对方的腰。

“那就拜托导演您咯。”

用极富肉感的大腿磨蹭着,珍妮努力的说服着自己

把这些都当做是演技练习,忍一忍就过去了

梦,一定会实现的

——————————————————










再一次被唤醒的珍妮眼神涣散的盯着脚上的镣铐一言不发,柔软美丽的金发被她抓挠着散开,早已不再散发往昔的光泽。

“实验体14M-RFT07,复活成功确认。”

——————————————————

排位赛皮肤出来的梦中梦小脑洞
全是刀
手机客户端的排版真的好毒😂

不知道这个赛季我能不能肝到狮( ˘• ₃ • )好想拿珍妮皮肤啊!!!
大家一起努力吧(*•̀ᴗ•́*)و ̑̑祝想拿的大家都能拿到!

百科里的阿德瑞娜

【非官方设定 部分内容由霓虹网友联想整理得到】


成为纵火犯已经三年了,想要纵火的欲望仍然会时不时的发作。


患有幽闭恐惧症


2017年6月26日在游戏内实装


爱称是Arnia 只有妹妹这么叫她


是个烟鬼 爱用烟斗
只要接近她就能闻到一股很重的烟草味
纵火时惯用火柴点燃烟斗作为引燃物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因她的纵火事件而受伤。
经常放火的是地点是废弃建筑物、旧工厂、废品处理厂和仓库。
由于没有发现目击者和作案痕迹,警方的调查工作展开的十分困难。


讨厌火不能被点燃的天气,比如湿度大的雨天和阴天
同理,也讨厌池塘,海滩和码头


她的父母认为由于她妹妹的事情,阿德瑞娜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一时变成了这样,但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

她有时候会看着没有什么东西的地方大喊大闹,有时候会逃进房间的角落里,像疯了一样大声吵闹。
如果不是父母支撑着她的话,她的人格会彻底崩坏。

但是父母最后也无计可施,在她13岁的时候接受了医生的建议,把她转移到了精神病院。

6年之后,墨西哥开始频繁的发生纵火案件。


认为她的妹妹一直都还活在她的身边,一直在看着她。
妹妹一直在说“好冷,想要暖和起来。”
为了不让妹妹冻僵,要快点让周围升温起来。


由于过去造成了很严重的创伤,不能适应寒冷阴暗的地方。

在因为埃索的炸药而崩塌的隧道内被困住的时候,一直大声叫喊着。


只在左手上戴手套。因为和妹妹一起被关在冷藏库时,她拼命的用手敲打冷藏库的墙壁,无名指和小拇指受了伤。
虽然现在运用医疗技术进行了矫正,还是弯曲了。


她对其他的实验体会做的事:

埃索:悄悄靠近他。想从他那里盗取引燃剂所以关系不好。

慧珍:听说她是巫女以后,会问她“你可以看到莉莉吗?”

利戴琳:瞄准着她的酒,因为看起来很好燃烧

里昂:躲避着他,因为他身上有水的气息。

杰琪:
不怎么喜欢她,因为莉莉说害怕她。
因为害怕她,莉莉和杰琪经常吵架。
但阿德瑞娜说“她身上有和我一样的味道。”


在“默认皮肤”中的细节


画出了各种各样的纵火工具。
打火机、火柴的瓶子、卷纸、液体罐子、打火机油、汽油、防烟面具。


右手手腕佩戴的手镯上刻着“lily”的字样


顺着夹克拉链的布边上写着
「NOBODY CAN STOP ME.」
(没有人能阻止我)
夹克的黑色装饰上写着
「YOU COMPLETE ME.」
(你满足了我)
【此处po查了下立绘 没有看到“YOU”这个单词 眼尖的小天使可以再去核实一下】


紧身裤上的
「Baby, you're a firework Come on, let your colors burst Ingite the light」
这句英文似乎是Katy Perry的歌曲「Firework」中的歌词


皮肤「火焰兵 阿德瑞娜」的灵感是游戏《星际争霸》中的“Firebat”

——————————————————
机翻+意会+可怜的日语基础 依旧只翻译了比较有趣且我拿的准意思的部分

每次看到这种皮肤细节的彩蛋都想疯狂赞美画师!!!!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太可爱啦!!!太满足了(◦ˉ ˘ ˉ◦)

赞美GM!赞美阿德瑞娜!!!

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x)(请不要打我)

百科里的阿雅

【非官方情报 部分内容由霓虹网友联想整理得到】


尽管技能「二连射」被削弱了很多次,还是能给其他玩家造成威胁。


以前是游戏中最糟糕的角色
(po推测可能的原因①太强②设定和默认皮肤没戳中霓虹玩家的心)


技能「正义」在第三个版本中重制,达到现在的效果。


皮肤「执勤警察」最初是默认皮肤


皮肤「圣诞彩树」的画手想画的更暴露一点,但是被驳回了意见。


在日文版的日本组里,彰一和雪的名字都用的是汉字,阿雅的名字用的是平假名。

——————————————
机翻+意会+可怜的日语基础 依旧只翻了比较有意思的部分
阿雅的百科比较短 或许和人气有关
可是她的皮肤美呀!!!而且阿雅的设定往下深挖还蛮有意思的
٩(•ᴗ• ٩)给她打一波小小的电话!

一个小小栗子球

杰琪中心向

——————————————————
栗子球

姓名:Jackie

年龄:?

特征:

奶白色的刺毛 中等长度 偏硬 摸起来有点扎手

眼睛有一处刺毛超短 看起来像伤疤

普通状态时眼睛是浅粉色 高兴和兴奋的时候变成大红色

喜欢的事情:

切水果

喝番茄汁

有时候会讲话不停

睡觉之前必须看书

可能喜欢捕捉虫类

讨厌的事情:

被放在口袋和包包里

一个球睡觉

————————————————————
说实话

我觉得我出现幻觉了

如果不是面前的这杯番茄汁真的在减少的话

“刺溜”

“刺溜”

喝着番茄汁的栗子球嘴里含含糊糊的哼着歌

整个球软塌塌的左右晃动着

番茄汁像是被转化成了眼睛的颜色

半眯着眼的Jackie可爱的像个撒娇的小猫咪

这是醉番茄汁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

我的手它自己动了!

我竟然在可爱的撸小栗子球!!!(/Д`;

“啊!!!!!!!”

果然被狠狠地咬了(´._.`)

————————————————
说实话

我觉得我出现幻觉了

如果不是因为脸上的刺痛感这么真实

揪起这个在脸上翻滚的栗子球。。。

(/Д`;太可爱了吧

想拍下去的手变成了揉搓

虽然有点扎手

“停下!!!”

“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碎成肉块!!!”

。。。。。。

继续揉揉搓搓

“总是这么说。你这么小,怎么杀我呀?”

(´._.`)又被狠狠地咬了

——————————————————
某天看到有个太太画的栗子球杰琪 心思活络就有了这篇产物 也许是个ooc 摸出来了设定和两个小段子 会有后续

这几天突然发现我可能是写文里面唯一的杰琪势力
( ´° ³°`)杰琪势力们有组织吗!!想和大家一起吹杰琪!!!

(´-ι_-`)
爸爸需要的是能共同照顾亚鹤子的人而不是爱情
(被自己伤到)

百科里的张玄祐

【非官方情报 部分内容由霓虹网友联想整理得到】

——————————

和雪的关系很好,最初除了他谁也不知道雪也有友善温柔的一面。两个人因为身上有着和自己相似的感觉而感到亲近,但是并没有互相倾诉过去。


选择玄祐时候的语音“I've been waiting for this moment.”其真实的意思是他想早点回家,这次实验结束以后就可以回去了。
然而,不管是哪一次实验结束以后他都不能回去,但是由于实验中的记忆被消除了,所以他每次被选择时仍然都很高兴。


父亲杀人服刑中,预定在2018年出狱


「想买彩票中奖」的梦想是因为觉得自己作为杀人犯的儿子,只有这样做才能成功。


他第一次参与实验在2014年,那个时候17岁。
由此推断他的出生日期可能在1997~1998年中间。


因为父亲的事情发生了以后,一直没有女朋友,但曾经好像有过。


在某天下午,放学的时候他坐在楼梯上,想着等下要去探望住院的朋友,思考着,回家的时候还是会和往常一样吗?
结果在回家途中被Aglaia绑架了。
被绑架来了以后,有一段时间不信任Aglaia。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适应岛上的生活


在实验中极力避开杀人的事。只是,如果不杀的话会被谁抛弃的状况下选择杀。


在杀完人以后,他的内心会崩溃到想自杀,因为最终还是和父亲一样杀了人。


他会选择自杀的情况一般都是:
“必须和同伴一起杀人时”
“无法相信现状而绝望时”
“觉得自己犯了错误的时候”


在实验中永远不会使用劈砍穿刺类和枪械类武器


喜欢读书。因为在读书的时候可以不去思考其他的任何事情。


讨厌方便面,会让他想起过去的寂寞。


对于拉面,他一开始对它有方便面的印象,但是他喜欢蒜香拉面,也会自己做蒜香拉面吃。


喜欢做菜。特别喜欢吃肉。没有肉吃的时候心情会很低落。


喜欢韩国料理。
没有吃过别国的特色料理。


头发是因为看到了偶尔路过的拳击场的前辈染了,自己就也去染了。虽然在学校染发是被禁止的,还是染了自己喜欢的红色。
对洗发水的味道没有讲究,用普通的香皂香味。


有因为好奇心而喝酒的经验,但没有抽过烟。


擅长自己缠绷带。
以前即使在斗殴中受伤,也都是自己在家里或者去学校里治疗,因为学校的医务室是免费的。


常常做送报纸的兼职


会吹嘘没有人能打得过自己。
欺凌或者强(——吡)的事情从来没有干过。


被周围的人疏远着活着,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天气很好,红绿灯变绿等等都是能感受到的小小的幸福,能够模糊的感受到这样小小幸福的机会也很多。


和其他实验体的关系
埃索:尝试利用玄祐,在利用玄祐的同时也被利用了,有时在自己不知道自己被利用了的情况下会感到惊讶。
慧珍:她拥有相当成熟的想法和不可思议的能力,十分可靠。
珍妮:经常被珍妮抱怨,忍无可忍的时候没办法原谅她。一旦吵架,双方都会特别大声的喧哗起来,但从来没有动过手。


经常讲话的实验体:
慧珍,埃索,雪,纳塔朋,伦诺克斯,西尔维娅,珍妮
和自己年龄相近的人比较容易亲近。
总是依赖慧珍和菲奥娜。


不擅长相处的实验体:
罗萨里奥,马格努斯,Alex,杰琪,阿德瑞娜


在实验中建立联盟,大多数时间会选择埃索和珍妮,其余的时候很大程度会和伦诺克斯搭档。在伦诺克斯后来参加实验以后,很多次都是和她搭档。


因为年龄差距的鸿沟造成的过少的交流,从来没有吃过修凯的菜。


即使在能够杀死对方的情况下,也会因为同情而放走对方。
80%的情况下会展露同情,20%的情况下会背叛并杀害对方。


也曾经炸岛胜利过,虽然仅仅只做了插入代码这一件事。


皮肤「暴徒」中,玄祐的皮带上写的是运营公司的名字ARCHBEARS(镜像)

————————————————————
机翻+意会+可怜的日语基础 有错误的地方还请大家指出来 请轻喷
玄祐这篇真的非常的长 可见霓虹玩家也特别喜欢这个角色 我删减了部分自己看不明白和与研究日记重叠的部分 翻完我心里。。。难受。。。 吃了无数口巨型刀。。。 我永远爱小狼狗!(´._.`)
原文链接一如既往的放评论

露米娅动物园

罗萨里奥中心向 主本森亲情向(在后半) 私心让他们和好了

———————————

在遥远的露米娅岛上,有一个小小的动物园,小小的动物园里有一个胖胖的园长。

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园长会带着睡意朦胧的表情一边吃着自己的早饭,抱怨着每天的天气让人提不起精神,一边拖着装着动物们早餐的拖车开始巡场,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顺手丢给这些动物们一些吃的。

虽然每次他都会跟别人抱怨说:“养动物最烦人,我从来不会去照顾他们”,但是露米娅动物园里的猩猩却壮得能把岛上的小天使亚鹤子吓哭。

但是小亚鹤子还是每周都会拉着彰一爸爸来上一两次,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岛上唯一的动物园,更因为这里的动物们,会变魔术。

乌鸦会衔着钢笔,鬣狗会叼着手镯,熊会抱着一堆堆棒球,就连最可怕的大猩猩有时也会悠哉悠哉的喝着爽口的凉茶。

而且每次她被大猩猩吓哭了以后,园长叔叔都会过来揉揉她的头,再递给她一个气球,语气凶凶的说:“别吵了!再吵下次不让你进来了!”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害怕的躲在爸爸身后哭得更凶了,但是后来她发现园长叔叔只是语气凶凶的,所以连爸爸不让她接下的气球她也会开开心心的珍藏起来。

因为动物们的这个特技,摄影师纳塔朋也常常会光顾动物园来拍下一些有趣的照片。每次他拍照的时候,园长都会站在一旁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是如何如何努力的经营着这家动物园。

纳塔朋多数时间都不会理他,只会调侃他道,“别的我不知道,你丢三落四的本领倒是真的不错,这是这个星期在熊园区里落下的第几个棒球啊?”园长听了这话虽然有些窘迫,但还是会扯大了嗓门反驳他,“你拍了这么多照片,不都是我的功劳?!难倒不应该出一本动物园写真集,宣扬一下园长执着努力的精神吗!”

见纳塔朋不再接他的话,园长也会低下声音眯着他原本就不大的眼睛,嘿嘿地笑着说,“要不这样吧,你出一本这样的写真集,以后动物园的门票我给你全免,怎么样?”

要论园长最讨厌的游客,肯定是岛上的那位红发的混混高中生。他基本上每天都要来一次动物园,来给犬类动物喂各种各样的肉啊火腿肠之类的食物。被园长发现了以后他变成了露米娅动物园黑名单上唯一的人,每次园长看到他都会抄起棒球棒赶他走,“走走走!臭小子你再敢过来给狗喂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打断你的腿!!”不过这个高中生有时候也会翻墙进来偷偷的喂,园长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除了亚鹤子,纳塔朋,张玄祐这三个动物园的常客以外,还有一个神秘人总是出现在动物园里,他甚至比所有人来的都要频繁,但总是穿着一身的黑色,戴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但其实大家都知道他是谁,他是园长最讨厌的人——对面的植物园长。

这是岛上公开的秘密,而且他表现的实在是太明显了,这个人根本不是去看动物的,他是去看照料动物的人的。每次黑衣人出现在动物园的时候,植物园就会关门,况且除了园长的唯一的亲人——他的哥哥以外,还会有谁这么关心他呢。

他们两个是岛上公认的奇怪兄弟,明明是手足,他们的关系不好不说,相处方式也是让人看了着急,弟弟看到哥哥想打人,哥哥看到弟弟又总是一副畏手畏脚,欲言又止的样子。

据说他们两曾经都是棒球运动员,犯了事被球队踢了出来,弟弟先来到岛上定了居,没过两年哥哥也来了。露米娅岛的居民永远都忘记不了,哥哥第一天来到岛上的时候,园长罕见的离开了他的动物园,站在哥哥家门口,操着各种粗口把哥哥骂了个狗血淋头,哥哥也不出来回应他,屋子里安静的像根本没有人一样。

自从哥哥来了以后,动物园总是能收到各种资助,莫名的捐款,不知名人送的动物饲料。弟弟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是哥哥送的,他不但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对哥哥更加冷言相向,捐款和饲料也都存放了起来,一点也没用,还放出狠话说,谁要是再去露米娅植物园,就别再想进他的动物园了!虽然他也没有真的把大家都挡在动物园门外过。

露米娅岛的居民们都知道,自从哥哥上了岛,园长的脾气就像是园里的大猩猩一样,迅速的膨大着,总能听到他抱怨着植物园的存在挡住了动物园本该晒到的阳光。其实根本就没挡住,动物园的草草木木长得都快和隔壁的植物园一样好了。

每年的平安夜和圣诞节,露米娅岛上最冷清的地方就是植物园和动物园。其他的地方灯火通明,洋溢着幸福的甜蜜,而只有这两位园长在圣诞节的时候既不会去做那些装饰,也不会去举办活动,毕竟没有人可以一同庆祝,装饰了也只是让人感觉更加寂寞而已。

但是罗萨里奥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人,在午夜的12点过后,他的门口一定会有个人出现,轻手轻脚的放下送给他的圣诞礼物。他不喜欢这样,但是那个人从来不给他拒绝施舍的机会,所以他决定今天,一定要抓着这个人好好的和他讲清楚,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如他,什么都需要他来施舍帮助的罗萨里奥了,现在他有了让自己骄傲的事业,他和他一样都是让人尊重的尽职尽责的园长了。

越想越生气的罗萨里奥用力的打开了房门,正好撞上拿着礼物正站在门口的威廉。

“你。。!!”互相呆愣了几秒,罗萨里奥猛地抓住了威廉的肩膀,大力地紧握着怕他会和以前一样再次溜走,本来准备好了的话又像被梗在了喉咙口,原来威廉的感受就是这样的吗?

威廉这边也不太好受,习惯了远远的观察弟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和弟弟这样对视,威廉紧张地憋到耳朵通红,“啪”地一下把礼物推给了罗萨里奥,他又一次的从弟弟身边逃开了。

“明明是你错比较多。。为什么表现得这么可怜啊。。。。”罗萨里奥手里拿着今年份的圣诞礼物,想着哥哥通红的耳根心里又恼又气,心里却泛起了和盒子里的蛋糕一样的香甜气息。

——————————————————————
早上在群里和大家聊了以后心思活络 速产了这篇巨长的幼儿园童话文
越写越不连贯(´-ι_-`) 但是罗萨里奥真的是个可爱的人呀!!岛上的大家都是让人又爱又恨的角色!

关于杰琪异常行为的报告

杰琪x阿雅 枪锯组向 实验员视角的实验报告体

————————————————————————

最近我惊讶的发现杰琪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不,不是说她的思想和行为能让人理解了,而是她出现了更加异常的行为。

她时常会把玩着一个小徽章,当我询问她这是什么时,她会把它收起来并快速的转移话题,而不是像以前一样打开她的话匣子,这让我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开始有了和电视里其他杀人狂一样收集战利品的习惯。

但是最近我和阿雅的研究员交流的时候得知阿雅最近表现得十分焦虑,她似乎在上一次实验中遗失了自己的警徽。

某种直觉告诉我,阿雅的徽章是被杰琪给拿走了,至于理由,我还没有勇气去质问杰琪。

我们认为这或许和上次实验里她和阿雅的长时间对峙有关。能够和自己的猎物第一次对峙这么长时间并且没有实质性的举动,这是我们所观测到的第一次。

杰琪总是更侧重于沉浸在血腥带来的肉体暴力里,而非Alex那样给对手带来言语和精神上的压迫力。但是这一次,她和阿雅讲了不少话,直到最后一刻才动手杀掉她。

她们两讲话的姿势,不得不说是有点奇怪的。从监控里我们只能看到想要反抗的阿雅被杰琪握着手腕胁迫在了教堂玻璃和杰琪的中间。

对,就是所谓的“壁咚”。

这个姿势也让杰琪没办法拿着自己的武器,如果阿雅再强壮一点她说不定就能用枪射穿杰琪的头部,也许杰琪特别有信心自己能轻松解决掉她。

但是我有一个大胆又无厘头的想法,可能杰琪只是想和阿雅说会儿话。

由于杰琪的嘴巴总是像停不下来一样,我经常能从她孩子气的话中听出她对其他实验体的看法,她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在实验体中的不受欢迎,但是她并不在乎,对于她来说其他的实验体和曾经的小猫小狗没有什么分别。

但是有一次,她称呼阿雅为“可爱的兔警官”,第一次从杰琪的口中听到这样亲昵的称呼让我有些起鸡皮疙瘩,杰琪也似乎意识到了这个称呼的不妥,反常的沉默了几秒又笑起来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杰琪到底是因为在阿雅身上找到了特别的乐子,还是对阿雅产生了某种感情。不过阿雅的疲劳是显而易见的,但她偶尔还是会和杰琪联盟,可能是因为这部分的记忆被消除了吧。

实验体之间产生特别的羁绊是明文禁止的。但是我们决定先不清除杰琪对阿雅这部分的记忆,毕竟她的这种异常还并没有影响到实验的进程。

不管杰琪对阿雅是产生了友情还是某种更深层次的情感,我想这都可能是小杰琪第一次对某个人产生感情,这或许会缓和她对杀戮越来越深的渴望和着迷,我们决定继续观察下一次的实验再做出决定。

——————————————————————
好想吃粮啊!!没有现粮于是自产。犹豫再三还是发出来了,真想向全世界安利她们!可是我功力不够T^T
小学生文笔还请轻喷
原梗是前两天在百科里看到的壁咚官图

昨天看杰琪的百科的时候突然看到这张图!
我吃的冷CP竟然是有过官糖的!!!
这个杰琪!好霸道呀T^T我永远爱她!
真的没有人吃杰琪x阿雅吗!!?!我好想有人一起嗑粮(其实根本没有粮嗑(不))
一起来产粮啊!!!!
(不嫌弃我的幼儿园文笔的话)

百科里的扎希尔

【此非官方内容 部分由霓虹网友联想总结得到】


关于喜好:

喜欢眺望夜空里的星星,懂得许多星座知识

喜欢唱歌,并且能唱的很好听,但是跟不上拍子。

喜欢音乐但特别讨厌吵闹的现代音乐。

没有特别喜欢吃的食物和不喜欢吃的食物,认为挑剔上帝给予的食物是对上帝的不尊重。

画画能力也不错,比起描绘线条更喜欢运用色彩作画。

喜欢的颜色是黑色和金色

喜欢的季节是秋天

喜欢读书

喜欢鸟类,经常给野鸟喂食


扎希尔不会在脸上展露太多情绪,但他感到尴尬或者害羞时脖子会变红,不过因为是长发所以基本看不到。


特别喜欢和关心一个人的时候会默默的盯着对方。不会用语言和行动来表达爱意,也不喜欢肢体接触。


字写的相当蹩脚,但是双手很灵活。


与阿雅和里昂接触较多,同时也保持着距离感。


非常关心自己的发型。里昂,哈特,希瑟拉和他联盟的时候喜欢给他的头发编辫子。


“死神之眼”技能来源于Azrael(亚兹拉尔 即死神)。
Azrael在犹太教和穆斯林教中被死亡天使,引导人类的死魂。虽然被称作死亡天使,但其实对死亡最为尊重。


眼睛边缘的红色眼线是用红色的染料画上去的


皮肤「雍容华贵」的设定在20岁以上。
他在想要霸占教堂的缺德商人手下拯救了整个教堂,以眼还眼变成了富翁。


平时说话基本不会讲敬语


被绑架上岛


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会避免胡乱的杀戮

———————————————————————————
机翻+意会+可怜的日语基础 有错误欢迎大家指出 请轻喷 还是只翻译了部分有意思的和我能拿得准大概意思的点 原文网址放评论